·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新闻热线
第一法治在线
0371
- 56731110
返回首页 | 法治新闻 | 本网专稿 | 第一关注 | 第一播报 | 高墙视窗 | 交通管理 | 校园法治 | 司法行政 | 社会百态
特别报道 | 聚焦环保 | 人民法官 | 要案实录 | 河南交警 | 驿城警视 | 人物风采 | 绿城警事 | 理论探讨 | 百姓留言
 区域报道:郑州·开封·洛阳·平顶山·安阳·鹤壁·新乡·焦作·濮阳·许昌·漯河·三门峡·商丘·周口·驻马店·南阳·信阳·济源
工作人员查验
姓    名:
工作证号: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第一关注
河南淮滨国有农场书记被职工再爆“新料” 县长回复:将安排调查
编辑:管理员   来源:法治网    加入时间:2020/10/21

第一法治网讯:(记者 陈大贵)河南省淮滨县国有淮滨农场(以下简称淮滨农场)部分职工多年来持续实名自曝“家丑”,矛头直指该农场党委书记、场长孙立军,揭发孙立军涉嫌套取危房改造资金、与女职工保持不正当男女关系、档案造假等问题,记者前往淮滨农场调查后以《“改档案、养小三、套资金” 河南一农场书记遭职工实名举报》为题进行了报道,报道发出后,不断有农场老职工向记者反映淮滨农场涉及的遗留问题

21.jpg 

图为国有淮滨农场危改房项目

农场会计:经济适用房超规划建设卖给“特殊”关系户

10月14日上午,淮滨农场原会计王某伟告诉网记者:“淮滨农场经济适用房批复是65亩左右,规划建设房子400多套,目前经济适用房占地将近80亩,比实际批复多占十几亩地,经济适用房当时均价是680元/㎡,开始是只对厂内职工卖,后来有的(卖)给领导或者领导打招呼卖给别人,听说是每平方加价100多元卖的,中间有纪委查过他,查出来以后退了一部分,具体退多少我不太清楚。孙立军每个分场建有商品房和别墅几百套,城镇还建了1000多套(淮滨农场经济适用和危改房),本身农场职工才200多工人,怎么会住这么多房子呢?”

王某伟还告诉记者:“2009年打着农场职工子弟的旗号圈了近80亩农耕地,圈了之后不让职工种了,然后就开始跑项目,开始上级就不给批,大概是2015年左右才开始批,他是先建后批,开始申请资金是3000多万,(危房改造项目)没批之前走个形式一点一点的要(危房改造资金),动工之前大概要了2000多万,现在不知道要没要完。”

记者在原淮滨农场副场长简金荣的反映材料上看到:“国有淮滨农场新村建设经济适用房500多套,当时只有职工(包括退休人员)200人,孙立军将300套经济适应房和50个车库对场内外高价出售,2018年初和2019年7月25日孙立军不顾职工反对,将14号楼14套经济适用房售卖给特定关系人,自己又霸占一套。”

44.jpg 

图为国有淮滨农场田园社区围墙工程同一工程签订两份合同

职工赵大旭:上千万工程未招标直接发包 工程“一女多嫁”

10月15日,原淮滨农场职工赵大旭向记者反映说:“淮滨农场新村在2007年以来动工新建楼房16栋,有半数住宅楼擅自发包,未办理招投标手续,零二分场办公楼直接发包给农场职工陈某星,包括附属工程共计70多万元,新里分场办公楼直接发包给农场建设股许某龙,工程造价为50多万元,以及农场农业科技服务中心项目工程(实际为淮滨农场办公楼)都未进行招投标,这些工程大部分都没有经过土地规划等相关部门审批直接违规建设的,而且淮滨农场田园社区围墙工程同时签订二分合同涉及不同工程造价,并且零二分场发包价格和淮滨农场公示价格不符。”

记者赵大旭提供的反映材料上看到:“国有淮滨农场田园社区围墙工程共签订了两份合同,合同显示工程名称工程地点都一样,分别是国有淮滨农场田园社区围墙工程和淮河大道南侧、工会西侧,唯一不同的就工程造价,一份工程造价:贰拾壹万肆仟伍佰玖拾元零贰角整;另一份工程造价:叁拾壹万陆仟玖佰叁拾捌元零肆角陆分整(316938.46元),合同日期未写。有关零二分场工程承包合同显示其工程名称:零二分场商住小区,预算价格:按双方550元/㎡包干,建筑面积:13469㎡,工程造价:约740万元,而淮滨农场文件淮农场字【2009】7号文件显示:农场零二分场居民小区资金由住户筹集一部分,农场补助一部分,工程建筑结构、面积及造价为该小区一期工程的房屋为二层砖混结构,总建筑面积为14037㎡,单位面积价格为590元,合计工程总造价为捌佰贰拾捌万壹仟捌佰元整(828.18万元)。发包工程造价和淮滨农场文件显示工程造价相差近百万元,这两个工程承建方均为淮滨县某威建筑工程有限公司。”

淮滨农场职工:上百万养老金被挪用 去向不明

据淮滨农场原职工赵大旭说:“农场二百多名职工每年每人交给农场1800元至2500元用于交个人养老金,从2014年至今,农场却没有缴到他们在社保的个人帐户上。据有关部门查实,他们交给农场的约三百万元的养老金钱已被挪用。”

10月14日,淮滨农场退休职工陈某星告诉记者:“孙立军来农场之后从2007年开始,因为农场内部原因就不让我儿子陈某志上班了,只保留职工名额自己交养老金,因为我儿子忙都是我替他交,2014年至2016年钱交给农场后,农场没有交给社保部门,因为这事我替我儿子补了3年的养老金,光滞纳金就交了8000多块钱,其他农场职工交滞纳金还有交一两万的。”

淮滨县官方:目前正在调查中

10月14日上午,记者就淮滨农场职工举报问题反馈至淮滨县主要领导,县长梁超回复:“将会安排调查。”

随后,淮滨县委宣传部工作人员回复:“农场是个比较复杂的单位,他(孙立军)的问题数十年来一直有人实名制在告他,有关媒体报道在网上搜索搜索也有,我们正在调查中。”

记者还留意到2014年1月14日中国网《法治中国》栏目以《河南省淮滨国有农场场长被曝转存巨额不明财产》和2019年7月31日经济视野以《河南国有淮滨农场职工实名自揭“家丑”多年无果 亟待理清真相》分别进行了报道,内容涉及淮滨农场场长孙立军转移不明巨额财产养老金、工程承包、经济适用房、三个身份号码等情况,涉及的相关问题当地政府并未作出公开调查回复。

职工持续不断反映多年、媒体也多次进行了报道,河南省国有淮滨农场所涉及的相关问题为何一直没有得到彻底的调查处理?究竟是谁在“护短”?问题背后究竟还有什么隐情?记者将继续跟踪报道。

返回】【顶部】【关闭】  
新闻热线 | 版权声明 | OA管理

关键词:第一法治在线网 | 中国第一法治在线 | 河南第一法治网 | 中原第一法制网 | 第一法制网 | 第一法治新闻 | 中原第一法治 | 第一法制建设 | 第一法制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