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新闻热线
第一法治在线
0371
- 56731110
返回首页 | 法治新闻 | 本网专稿 | 第一关注 | 第一播报 | 高墙视窗 | 交通管理 | 校园法治 | 司法行政 | 社会百态
特别报道 | 聚焦环保 | 人民法官 | 要案实录 | 河南交警 | 驿城警视 | 人物风采 | 绿城警事 | 理论探讨 | 百姓留言
 区域报道:郑州·开封·洛阳·平顶山·安阳·鹤壁·新乡·焦作·濮阳·许昌·漯河·三门峡·商丘·周口·驻马店·南阳·信阳·济源
工作人员查验
姓    名:
工作证号: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第一关注
漯河:隐性权力干预司法审判,合法权益如何保障?
编辑:管理员   来源:法治网    加入时间:2021/2/5

第一法治网讯家住河南省漯河市召陵区的郑志芳,眼看自己积累大半辈的积蓄要打水漂,心急如焚。他向记者讲述了自己的经历,并寻求媒体的帮助。

【案发:一场骗局?】2015年9月,郑志芳分数次向马水全、李青云夫妻俩出借现金高达710万元,马水全、李青云或其子马鑫龙给郑志芳打的有借条,并且有相关的银行转账记录可以证明。马水全为了借到钱,还用漯河市兆宇置业有限公司名下的土地证交给郑志芳,以示抵押,并且马水全还带着郑志芳去现场看了该宗土地。马水全还向郑志芳出示了兆宇置业的营业执照、公章、土地转让协议等相关材料,表示其以该宗土地抵押担保的真实性及诚意。

1.jpg 

该地块现状

郑志芳向马水全出借款项后,借款到期,马水全并未按照约定还款,由于郑志芳找不到马水全,就产生了怀疑,便拿着土地证去漯河市行政服务大厅核实土地证的真假,服务大厅的工作人员说可能是假的。2019年6月,郑志芳便去漯河市公安局经开区分局报案,公安局经核实,确认土地证是假的。公安局立案后,将马水全抓获,根据马水全在公安局的供述,郑志芳持有的土地证确是假的。大约一个多月后,马水全因病离世。

【迷雾:交易只为避债?】马水全原独资公司“漯河市综合养殖场”名下原有33亩土地。知情人告诉记者,马水全因在外借债较多,为了逃避债务,他成立了漯河市鑫龙机械瓦有限公司,马水全的侄子马永红任法定代表人,将漯河市综合养殖场的约13亩土地过户到此公司名下。

2.jpg 

知情人说,马水全又以原漯河市综合养殖场的会计吴克霞和吕兵(时任漯河市干河陈分局政委)介绍的孙东生为代持股东,成立了漯河市兆宇置业有限公司,注册资金也是马水全从朱某某处借用的。兆宇公司成立后,孙东生任法定代表人,吴克霞为股东,马水全又将漯河市综合养殖场的约20亩土地过户到此公司名下,并办理了《国有土地使用证》(漯国用(2011)第001133号)。此证和兆宇公司的营业执照、公章等,一直在马水全手中。但马水全将兆宇公司的土地证给郑志芳作抵押,从郑志芳处借款710万元,当时还有张金国、叶秀才、马鑫龙等人在场。根据马水全借款时向郑志芳的介绍,其自己是兆宇公司的唯一真正股东,孙东生、吴克霞系股权代持。2011年4月19日,漯河市综合养殖场和兆宇置业签订了《土地使用权转让协议书》,2011年4月19日,该宗土地由漯河市综合养殖场过户到兆宇置业名下。

3.jpg 

一纸转让“协议”,没有转账记录佐证

【一审:隐性权力干预司法审判?】2020年,郑志芳在漯河市郾城区人民法院提取诉讼,将李青云、马鑫龙、吴克霞、孙东生和第三人漯河市兆宇置业有限公司等告上法庭。原告郑志芳请求判令:1、依法判决被告李青云偿还借款本金100万元及利息96万元,本息暂计196万元。2、依法判决被告李青云、马鑫龙、马龙斌在继承马水全的遗产范围内偿还原告借款100万元及利息96万元,本息暂计196万元;3、依法确认登记在被告吴克霞、被告孙东生名下的第三人漯河市兆宇置业有限公司49%、51%股权归马水全的继承人即被告李青云、马鑫龙、马龙斌所有,以此股权价值优先清偿拖欠原告的借款100万元及利息96万元,本息暂计:196万;4、依法确认登记在第三人漯河市兆宇置业有限公司名下的不动产权证号为2011001133号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归马水全的继承人即被告李青云、马鑫龙、马龙斌所有,以此土地价值优先清偿拖欠原告的借款100万元及利息96万元。

1.jpg 

图:注册兆宇置业公司时,银行资信证明,钱是马水全找朋友朱某某处借的

漯河市郾城区人民法院(2020)豫1103民初546号民事判决书载明:“判决如下:一、被告李青云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归还原告郑志芳借款100000元及利息(利息参照原告起诉时一年期贷款市场报价利率四倍确定受保护的利率上限自2015年9月2日起计算至债务清偿完毕之日止)。二、驳回原告郑志芳的其他诉讼请求。”审判长张昊,人民陪审员陈永华、周洪涛,书记员祁六一。

知情人说,做出如此判决,背后原因是原干陈河分局政委吕兵(后因民间借贷纠纷犯了错误,被公安机关清除公安队伍了),在政法系统人脉关系深厚,干预了司法审判。他的目的只有一个,通过孙东生为代言人,实质性霸占漯河市兆宇置业有限公司的20亩土地。

【疑点重重,关联何成不关联?】在此案中,有众多疑点待解:

疑点一:孙东生是代持股东?还是真正股东?根据公安机关的调查,在吕兵介绍孙东生与马水全认识之前,孙与马并不相识。而知情人说,孙东生只是一个无业人员,没有稳定的经济来源。注册兆宇置业公司时,还是马水全找朱某某借款交的注册资金。而且注册后,公司营业执照、公章和办过的土地证,均在马水全手中保管。如果孙是真股东,恐怕是不合常理的。

疑点二:孙东生说是花400万元购买的10.5亩土地,却又不能提供任何转账证明和交易记录,如此大的金额交易,孙东生的钱从何来?吴克霞的49%股份,没有任何证据证明付给马水全一分钱的土地使用权转让价款,莫非是天上下金蛋了?

疑点三:漯河市综合养殖场与兆宇置业公司之间的土地转让,是马水全的左手倒右手?还是真实交易?如果是真实交易,那么转账记录在哪里?像外欠众多钱的马水全,不见钱会办理土地转让手续吗?

疑点四:兆宇置业公司法定代表人孙东生在公安机关询问时说,从没有见过土地证,说一直是马水全拿着的。请问,如果公司花那么多的钱,买来一块地,作为法定代表人、大股东,孙东生可能将土地使用证这样关键的证件放在别人手上吗?还有营业执照、公章都交给卖地给他的人去保管?

疑点五:据知情人介绍,孙东生在公安机关作笔录,和在法庭上的说法,前后矛盾,一看就是在说假话。他的背后有谁在帮他或是说在指使他?

疑点六:如果法院能认定漯河市综合养殖场与兆宇置业公司之间的土地转让,是一起虚假交易,不过是马水全为了逃避债务的手段,那郑志芳的诉讼不就简单了。可法庭为什么总说“不关联”?其背后受到了什么人的干扰?谁在干预司法公正审判?

2.jpg 

马水全及家人出具给郑志芳的其中一张借据

【期待二审拨开迷雾,保障合法权益】郑志芳说,此案的关键是二审法院能排出干扰,公正审判,理清漯河市综合养殖场与兆宇置业公司之间关系,确认公司的股权和土地的权属,才能保障合法权益,避免重大经济损失。

河南国银律师事务所陈晓刚律师说,漯河市综合养殖场与兆宇置业公司之间的土地转让,是此案中财产权益流向的关键点,法庭查清事实,有利于群众维权和牵系下一步的执行工作,是密切相关关系,法庭理应根据原告要求,进行法庭调查,彻底查清此案。

因为一审法院受到了吕兵等人的干扰,加之他们在政法系统人脉关系深厚,所以才有了一审中法庭回避关键事实的情况。那么二审能不能做到公正审判?真正保障人民群众的合法权益?本网将继续关注。 

返回】【顶部】【关闭】  
新闻热线 | 版权声明 | OA管理

关键词:第一法治在线网 | 中国第一法治在线 | 河南第一法治网 | 中原第一法制网 | 第一法制网 | 第一法治新闻 | 中原第一法治 | 第一法制建设 | 第一法制网